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7 19:41:02

最新章节: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文海心愣住了。原来这样都可以?“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文海心有些担心。“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所以,放心吧!”李静雯说。她之前是学法律的,对她说的话,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她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于是

第182章:陆一琛的得瑟

从医院出来,慕晴原本无害的脸顿时变得‘阴’狠起来。

程海安。

还有那个‘女’人。

她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他们都是害死她孩子的凶手,她绝对不会放过。

至于陆一琛……

想到她,慕晴的心还是不由的会疼,可是却也没有那么撕心裂肺了。

陆一琛,你一定会后悔你的选择!

……

一直在医院待着,程海安都快郁闷了。

尤其天天对着陆一琛,程海安都觉得自己快变成跟他一样没有下限的人了。

所以,趁着陆一琛换‘药’的时间,她出去走走。

医院外,地方很大,树木繁茂,苍翠‘欲’滴,阳光通过树叶的缝隙照‘射’下来,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慵懒感。

偷得浮生半日闲,程海安找了个地方坐下,享受着午后的阳光沐浴。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程海安竟不觉得丝毫的‘浪’费,反而觉得时光静好。

届时,一个球滚到她的脚下,程海安睁开眼睛,看着球,捡了起来。

不一会儿有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姐姐,这个球是我的,可以还给我吗?”

看着小‘女’孩,十分可爱,程海安微笑,“可以啊!”于是,把球还给了程海安。

“谢谢姐姐!”

“不客气!”

小‘女’孩刚要走,忽然想起什么,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糖,“姐姐,请你吃!”

看着大白兔的‘奶’糖,在看看小‘女’孩一脸的天真无辜,程海安微笑着接过,“谢谢你!”

“不客气!”

说着,小‘女’孩笑着跑开了。

程海安微笑,目光真诚,不过顿时有点心疼宫曜跟宫悦。

他们也正是这样单纯的年纪不是吗,可是这两个孩子……

一个比一个让人‘操’心。

虽然这么想,但程海安还是很以他们为傲的。

看着眼前的一幕,虽然他们都身处医院,都可能是身体不好,或者受伤的,可是来到这里,都会变得很纯粹,原始,单纯。

程海安看着,都觉得心干净了许多。

“海安!?”

这时,身后响起一个声音。

程海安愣了下,回头,便看到陆梓煜就站在不远处。

“学长!”程海安也有几分诧异。

“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着,看着她身上穿着的病服,“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陆梓煜有些‘激’动,程海安觉得有些尴尬,她笑笑,“没什么,只是不小心……出了点车祸,有点擦伤而已!”

“车祸?”陆梓煜眉头紧蹙,“怎么样,有没有事情,有没有好好检查!”

“嗯,已经没事儿了!”

“那就好!”陆梓煜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程海安看着他,“学长,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来看个朋友,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你!”陆梓煜解释。

程海安点了点头。

从上次的事情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见过,虽然话没有说透,但也都彼此清楚。

“就你一个人吗?”陆梓煜看着她问。

“当然不是!”

程海安还没开口,自身后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陆一琛自身后走了上来,尽管身穿病服,却依旧气质犹存,天生的贵族气息难以遮掩。

“你怎么会在这里?”陆梓煜看着陆一琛问。

陆一琛却微微一笑,“当然是为了救我心爱的‘女’人,受伤,然后进来了!”

说着,直接将程海安抱在怀里。

看着陆一琛抱着程海安的那只手,陆梓煜都感觉内心像是被加了火一样,“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晚了,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已经被我捷足先登了!”

程海安,“……”

陆一琛十分得瑟的样子,那语气,有够气人的。

陆梓煜眉头蹙起,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程海安却蹙了下眉,没有像往常一样跟陆一琛保持距离,也没有推开他,而是开口,“你别闹了!”

“我有闹吗?难道不是吗?”

程海安十分无奈的摇头。

有时候陆一琛要是幼稚起来,拦都拦不住。

可他们的一举一动,在陆梓煜看来,就是打情骂俏,有够刺眼的。

“海安,你跟他……”

“这次的确是他救了我!”程海安只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对其他,没有多做解释。

可就算不用多说,彼此也都明白怎么回事儿。

对陆梓煜,在他没有说破的时候,程海安也不想说太多,凡事留一点,日后好相见。

可陆一琛不,偏偏开口,“亲爱的,你怎么不跟他说一下,你怎么样为了我伤心难过呢!”

程海安,“……”

陆一琛绝对是故意的。

那渐渐的样子,真是有够气人的。

“陆一琛,你够了!”程海安低声说。

“不够!”

“别闹了好不好?”

“不好!”

程海安,“……”

看着两个人,陆梓煜虽然表面没事儿人的样子,可是实际上,内心已经翻腾了,衣兜里的拳头也紧起来,那是愤怒的象征。

对陆梓煜,陆一琛是打算了这辈子老死不相往来的。

就算见到,那也绝对是商场上的敌人,生活里的情敌。

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打击情敌的机会。

陆梓煜有些看不下去,开口,“我忽然想开还有点事情,先走了,你们慢聊!”

“不跟我们进病房聊一下吗,很方便的,我跟海安的病房安排在一个房间!”

陆一琛说这话要多刻意就有多刻意,陆梓煜的脸愈渐难堪,“不必了!”

“怎么了,陆总该不会不开心了吧!”

看着陆一琛那得瑟的样子,陆梓煜真的有些看不下去,他走上前一步,“陆总,现在并不是定局,能笑着走到最后的,才算!”

看着陆梓煜都快要暴走了,陆一琛心情很不错,“是吗,那就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两个人看着彼此,眼神都是暗‘潮’汹涌。

说完这句,陆梓煜看着程海安,“我还有事儿,先走了,改天再来探望你!”

程海安点头,陆梓煜连看也不看陆一琛一眼,转身就走。

等陆梓煜彻底消失在医院后,程海安这才扭过头看着陆一琛,看看放在肩膀上他的手,“抱够了没?”

陆一琛挑眉,“不够!”

程海安白他一眼,懒得说什么,转身就走。

陆一琛却将她拉了回来,“干什么去?”

“休息!”

“你还没给我‘交’代!”

“‘交’代什么?”

“他都跟你说什么了,为什么跟他见面!”

程海安,“……不会吧,这也需要‘交’代?”

“不然呢,程海安,你要记住,我现在可是你的男人,你做什么事情都需要向我‘交’代!”

“如果我不呢!”程海安挑眉。

陆一琛眸子微眯,“如果你不的话,我只好用自己的办法了……”

程海安,“……”

直觉没什么好事儿,程海安不再逗留,转身就要走。

陆一琛在身后跟着,“没事儿,去病房更好,方便我直接来!”

程海安脚步直接怔住了,回头看着陆一琛,真是又气又无奈,“陆一琛,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让让你再见他!”

程海安也学着他的模样,眸子微眯,“怎么,你该不会在吃醋吧?”

“是,我就是在吃醋,所以你最好不要见他,否则,我不知道会被醋淹城什么样子,更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程海安,“……”

“你在威胁我?”

“威胁加警告!”

“如果我不听呢!”

“后果自负!”

“什么后果?”

“目前还没有想清楚,不过,绝对在你的承受范围之内!”

他是在威胁,却也让程海安感觉到莫大的满足,不过此时却很有逗一逗他的心思,程海安的手,轻轻的在他的‘胸’前画圈圈,“我倒是想试一试,你到底会做出什么让我意外的事情!”

“人都说爱情是有保质期的,陆一琛,你那么骄傲,不让你紧张紧张,觉得我还有‘春’天,怕是你早就不在意了,所以,为了以后长远考虑,我还是不能听你的!”

她的动作,煞是可爱,可是话,却很是气人。

陆一琛对她真是又气又爱,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程海安,你是故意的!”

“对,我就是故意的!”

陆一琛忽然抓住她的手,轻轻一带,将她抱在话里,随后开口,“看来,不在你身上刻上我陆一琛的标志是不行了!”

“什么意思!?”程海安眨着纤长的睫‘毛’问。

陆一琛却邪恶一笑,在她的耳边说出几个字,程海安的脸瞬间红了起来,“陆一琛,你流氓!”

她的拳头刚要捶上他,却被陆一琛轻巧的握住,“我非常想坐实流氓这个称号!”

程海安,“……”

看着陆一琛,目光透着温柔,两个人斗嘴归斗嘴,但是程海安却非常喜欢两个人这样的相处方式,陆一琛吃醋,却也不无理取闹,这种感觉,十分的舒服。

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眸都透着爱意,下一秒,陆一琛对着程海安的‘唇’‘吻’了上去。

“唔,有人……”

“有就有吧!”

“有人看呢!”

“看就看吧!”

“可是……”

“专心点!”

程海安,“……”

她发现,从跟陆一琛接触后,她的脸皮也越来越厚了,索‘性’,她也当什么都不知道,任由陆一琛发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