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7:49

最新章节: 时界找到陆一琛。.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时界说。陆一琛脸‘色’沉浸,“那你怎么看?”“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时界想了下,开口,“我找你,是有个

第176章:宫曜的气势

宫悦蹙眉,天生比较敏感的人,回头,然而在看到身后的人时,怔了下,随后用胳膊肘捅了捅宫曜,“哥哥……”

“干嘛?”

宫悦示意他看过去,宫曜随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然而在看到不远处坐着的人时,稚嫩的眉头也蹙了起来。,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他似乎在等他们一样,一直看着这边。

宫曜跟宫悦并没有主动走过去,可对方却走来了。

陆殷正走到他们跟前,“想吃东西吗?”

宫曜不屑的笑了笑,“您是想用这样的办法把我们骗走吗?不好意思,我们不是三岁的小孩子!”

这孩子说话,不讨喜,可就是这劲儿的样子,却让陆殷正笑了一下,“如果我真想带走你们,又怎么会选择在这样的地方,明目张胆!”

“那不知道您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呢?”

“聊聊!”

“我觉得没必要吧!”宫曜拒绝。

“为什么?”

“因为我妈咪可能不太喜欢我跟您接触!”宫曜如实说。

看着他,目光清澈,思想清晰,态度坚定,愈发的跟陆一琛一样。

他愈发的好奇。

“你别误会,我就是想跟你聊聊!”陆殷正说。

看着他一次又一次说,宫曜想了想,“那好吧,就在医院旁边的咖啡厅吧,我怕我妈咪待会儿找不到我会担心!”

“好!”

于是,三个人一起去了。

宫曜跟宫悦并肩而坐,喝着饮料,陆殷正喝着咖啡,目光细细的打量着两个人。

男孩子跟陆一琛如出一辙,而‘女’孩子,则是跟程海安如出一辙。

长相就不用说了,两个人都不差,这两个孩子也不会差。

这样神奇的组合,真是难遇。

如果说,家里没有这些矛盾,陆殷正应该会是很欢喜的吧。

“您让我们来这里,不会就是为了这样看着我们吧?”宫曜说。

陆殷正嘴角勾了勾,“你叫什么?”

“宫曜!”

“你呢?”

“宫悦!”

“为什么醒宫?”他蹙眉问。

“程宫曜,程宫悦,不是姓宫!”宫曜解释。

陆殷正这才点了点头,“很奇怪的名字!”

“妈咪说,很大气的名字!”

听他一口一个妈咪,陆殷正不禁好奇,“看来,你很听你妈咪的话!”

“那是当然,她是我妈咪,我当然听她的话!”

宫曜的思绪很清楚,而且还带着一丝的防备和警惕。

“您找我,就是为了问这些!?”宫曜问。

“就不能随便聊聊!”

“OK,聊吧!”宫曜也显得干脆。

“你,几岁了?”

“七岁!”

“你们一直都跟你妈咪生活在国外?”

“嗯!”

“怎么样,生活很辛苦吗?”

“还好,没您想的那么苦!”

宫曜一口一个您,听的陆殷正十分不是不爽。

“你能好好说话不!?”

“我怎么没有好好说话了?”宫曜反问,那样子,似乎一点也不怕陆殷正。

“你怎么跟你妈咪一样不讨喜!”陆殷正皱着眉头说。

一听这话,宫曜忍他啊,立即起身,“既然如此,那还说什么,您慢用!”说完,看着宫悦,“走!”

宫悦也配合,起身就走。

两个人还没刚走出一步,陆殷正急了,“给我回来!”

“干嘛?”

“坐下!”

“你让我坐我就坐,我凭什么听你的!”

“你劳资还听我的话呢!”

“那是他,跟我有什么关系!”

陆殷正,“……”

这孩子没比陆一琛好到那里去,一样的不识好歹。

“你给我坐下!”

宫曜白了他一眼,颇显无奈,只能走了回去,坐下,“您也真是的,明明就不喜欢我,还非要找我聊天,您这是为了什么!”

“找虐不行吗?”陆殷正反问。

宫曜,“……”

这老头还‘挺’洋气,这次都知道。

“好好好,您说!”宫曜漫不经心的点头,颇显不耐烦。

“还没说你两句就这么不耐烦!”

“你说我可以,但请你别说我妈咪!”宫曜一字一顿的说。

看着他如此坚定的语气,一点都不像是说笑,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维护程海安。

看来,她真的是养了一个好儿子。

陆殷正点头,“好,不说就不说!”

没想到这老头这么好说话,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啊。

盯着他看了半天,宫曜开口,“你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啊,有的话,你就说!”

“没有!”

“那你找我聊什么?”

“看你不顺眼,随便聊聊!”

宫曜脸一板,“彼此彼此!”

陆殷正冷哼一声,“你跟你爹地一样不懂事!”

“那也是因为有个不懂事的劳资!”宫曜反‘唇’相讥。

反正这老头也不喜欢他,他也不用客气。

“你”

“其实,我实在想不通,我爹地那么优秀,而你那个儿子,那么草包,你为什么对我爹地那么不好,偏偏那么宠溺你那个草包儿子!”宫悦在一边,终于没忍住开口了。

这对爹地来说,也太不公平了。

草包……

听到有人这么形容陆少群,陆殷正心里还真是说不出的滋味。

尤其吧,还是他的孙子,孙‘女’。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毕竟是事实。

陆殷正眨了下眸,“不是优秀就可以讨人喜欢的!”

“难道那么蠢会讨人喜欢吗?”宫悦反问。

“这个,你小孩子不懂!”

“是我不懂,还是您偏心呢?”宫悦直直的看着陆殷正问。

这俩孩子,一点也不像小孩子,问的陆殷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看来,答案很明显了!”宫曜挑眉说。

“你们两个小孩子知道什么!”

“知道你很偏心!”

陆殷正,“……”

“随你们怎么说,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

“OK!”宫曜无奈的纵肩,也不强迫,毕竟也不能‘逼’着让人喜欢自己的爹地吧。

“这个世界还真是奇怪!”宫悦也无奈摇头。

“没,是人奇怪!”

“哦哦,对!”宫悦连连点头。

看着两个小家伙一唱一和的,陆殷正听着十分不是个滋味。

“你们俩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那好吧,既然如此,今天的谈话就到这里吧,我们也要走了!”

陆殷正蹙眉,“谁告诉你可以走了?懂不懂得尊老爱幼?”

“我就是幼啊!”

陆殷正,“……”

“给我坐下,在我没有说走之前,不许走!”陆殷正强势的说,可这强势中,也带着一丝的无奈。

宫悦蹙眉,慢慢的凑过去,“我有一个事情很奇怪!”

“什么事情?”

“你那么不喜欢我们爹地,却非要让我们陪你聊天是什么意思?”

“无聊!”

“是吗?”

“是!”

“好吧,可我们不无聊,我们还很忙呢,没时间陪您在这里耗着!”

“等下!”

看着他们要走,陆殷正一次次往回叫都感觉没面子了,“陆少群现在在哪里?”

一听这个,宫曜眸子微眯,感情说了这么多,都是为了问陆少群啊。

回头,看着陆殷正,微微一笑,“不知道!”

陆殷正才不信,“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道!”

“你知道!”

“您拉扯我们聊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问这个?”宫曜看着陆殷正问。

当然不是。

这个是陆殷正的想法,其实他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思,在看到这两个孩子,莫名的就想跟他们聊一下。

陆少群,他虽然担心,但也是了解陆一琛的,知道他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最多的也就是让他吃点苦头,并不是很担心。

问他们,也只是没话中找话聊。

“你们只需要告诉我,他现在怎么样了!”陆殷正说。

可宫曜却没绷住,回头看着他,“同样都身为爹地,差别怎么就那么大呢?”

“什么意思?”

“我爹地也是你的儿子,他几次都被你家的那个‘女’人整成什么样子,而这一次,是她绑了我妈咪,差点害死我爹地,可你一句话都没有说,不闻不问,甚至还找到医院来质问你另一个儿子的下落,你这样做,心里真的不会不安吗?”宫曜真的没绷住,替陆一琛感觉到悲哀。

听着宫曜的话,陆殷正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

“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喜欢他,当初就不要生下他啊!”

“你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我说话的态度怎么了?对你而言,我们的存在不就是个错误吗?我知道,你不喜欢我爹地,不喜欢我妈咪,所以我不会指望你喜欢我们,当然,我也并不喜欢你,我能所求的,只是你们离我们一家人远一点,不要来打扰我们,至于你家的那点财产,说实话,我们真没放在眼里,爹地既然能吧MK带到一个高度,自然可以重新开始,所以你大可以放心!”

“你”

“还有,这一次的事情,我们是绝对不会这么算了的,至于陆少群,想让他回去,那就要看这件事情怎么解决了!”宫曜一字一顿的说,那气势,犹如陆一琛和程海安结合体一般,简直利索极了。

陆殷正一下子被他给唬住了,“那你们想怎么办?”

“那就要看你们的诚意了,陆少群是死是活,全都在那个‘女’人了!”说完,宫曜不再多说,扫了他一眼后,华丽的转身,走了。

宫悦也看着陆殷正,无奈的纵肩,跟上步伐,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