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7:49

最新章节: 时界找到陆一琛。.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时界说。陆一琛脸‘色’沉浸,“那你怎么看?”“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时界想了下,开口,“我找你,是有个

第173章:陆先森说你们是夫妻

程海安白他一眼,“你该好好休息了!”

“可刚才的事情还没做完!”陆一琛不依不饶。

“你还受着伤呢!”程海安有些无奈。

“嘴没受伤!”

程海安,“……”

“继续,来!”

陆一琛像个小孩子一样,朝着程海安索‘吻’。

正在这时,扑哧一声,宫悦没忍不住笑了出来。

“谁?”程海安看着身后问。

宫曜看了宫悦一眼,似乎在责怪她笑出声,程海安也发现他们俩,“出来吧!”

宫曜跟宫悦这才慢慢走了出来,两个人并肩而战,“妈咪!”

看着程海安跟陆一琛,嘴角还是带着一些笑意。

程海安届时才反应过来,宫曜之前是如何吓她的。

程海安坐在陆一琛的‘床’边的椅子上,双‘腿’‘交’叠,立显‘女’王风范,朝宫曜勾勾小手指,“过来!”

“妈咪叫你呢,快过去!”宫曜对宫悦说。

“我是在说你!”

宫曜,“……”

宫悦嘿嘿一笑,“这就是你欺骗妈咪的代价!”

“说的好像你没有看戏一样!”

“我是免费看,而你,是要收费的!”

宫曜白她一眼。

“你们俩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还不快过来!”程海安开口。

宫曜这才不得不上前,走到程海安跟前,献上微微一笑,“妈咪!”

程海安也学着他那样的微笑,“你说你爹地怎么了?”

“我,我没说爹地怎么样啊!”

“那你吞吞吐吐是什么样子?”

“我就只是吞吞吐吐了而已,并没有说爹地怎么样啊!”宫曜辩解。

“你你还狡辩是不是?”程海安气的揪住他的耳朵。

宫曜立即无奈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喜欢揪他的耳朵呢。

“妈咪,痛!”

“知道错了没?”

“知道了,知道了!”宫曜立即认错。

程海安这才气消了点,放开了他。

宫曜‘摸’着被揪痛的耳朵,“妈咪,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好啊。

“为我好?”

“你看,要不是我略施小计,你跟爹地怎么可能……”说着,宫曜做了一个拇指对拜的手势,笑的一脸邪恶。

丫的。

全被这两只看到了。

现在程海安更加肯定,宫曜是故意的。

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一边的陆一琛开口,“做的不错,不亏是爹地的好儿子!”

宫曜立即笑逐颜开,“谢谢爹地夸奖!”

程海安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一琛,“你还助纣为虐?”

“我觉得,就别‘浪’费儿子对我们的一片苦心了,他也不容易!”

程海安,“……”

宫曜也连连点头,对啊,对啊,我也不容易呢。

我也是为了让你们在一起啊。

“所以现在你们是统一战线了吗?”程海安微笑着问,只是那笑容,怎么看着那么慎人呢。

陆一琛追妻不容易啊,立即表明立场,“不,我是向着你的!”随后还贱贱补充了一句,“不管是心,还是身体,都是!”

程海安,“……”

宫曜,“……”

反正宫曜是白了陆一琛一眼,爹地未免也太现实了点。

陆一琛朝他示眼神,“没办法,追老婆不容易,多体谅点!”

“好吧!”最终宫曜妥协了。

为了爹地和妈咪的幸福,他怎么着都行。

宫曜笑嘻嘻的看着程海安,“妈咪,你们刚醒来,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你们慢慢聊,我出去给你们买吃的!”

“去吧!”陆一琛笑着开口,等着宫曜出去,他们还有事情没做完呢。

程海安开口,“我要吃你做的!”

“好,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做!”

程海安微微一笑,“乖,原谅你了!”

宫曜,“……”

这才转身往回走。

可宫悦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宫曜拽她,“走啊!”

“妈咪让你走,又不是我!”

宫曜深呼吸一口气,在她耳边说了句话,宫悦这才瞬间明白了什么意思,连连点头,“哦哦,那走吧!”

于是,这两只消失在病房。

看着他们走了,陆一琛心情不错,目光灼灼的看着程海安,“亲爱的……”

亲爱的?

程海安的眼神看着他,“正常点!”

“我很正常啊!”

“你哪里正常?”

“难道你不知道我是外表高冷,内心炽热的吗?既然你是我的‘女’人,迟早要接受我的这一面……”

程海安,“……”

“来,我们继续做刚才的事情!”

“刚才的什么事情?”

“我身体力行的告诉你!”说着陆一琛朝她凑了过去。

眼看着他凑上来,程海安起身,“你好好待着,我让医生来给你检查!”说完,直接走了出去。

陆一琛想抓住她,可还是扑了个空,不过看着她的背影,反正都是他的‘女’人了,迟早吃了她。

陆一琛暗暗下了这个决定。

……

另一边。

陆少群还被帮着,很明显,陆一琛这一出的事情,都是宫爱琳所为。

可‘花’语全部都发泄在陆少群的身上了,直接进去,砰砰的将陆少群一顿好揍。

陆一琛委屈极了,目光幽怨的看着她,“你为什么打我?”

“打你还需要理由吗?”‘花’语气呼呼的反问,又是一顿揍。

陆少群只有忍的份。

“知不知道,因为你妈,老娘差点被火烧死!”

陆少群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花’语冷笑,“我还以为,你的那个妈有多在乎你,原来也不过如此!”

“原本我还想放了你,现在想都别想!”

听这‘花’语的话,陆少群愈发的不懂了,“你到底在说什么!”

“什么?你不需要知道有什么,你只需要知道,原本想用你作为‘交’换,但是现在,你连这个价值都没有了,你妈说了,无所谓!”‘花’语说。

陆少群傻眼,难以置信的看着她,摇头,“不可能,不会的!”

“不会?现在陆一琛跟程海安都已经住进医院了,差点被炸死,还有什么不可能?”‘花’语反问。

陆少群一张好看的脸,除了‘花’语的那些伤,就是难看的表情,“不会的,绝对不会的!”

“信不信由你!”说完,留下这么一句,‘花’语转身走了。

李恪看着陆少群,说实在的,有点心疼。

可是相对比宫爱琳做的那些事情,简直小巫见大巫。

恐怕,也只有陆少群才会让宫爱琳抓狂。

看了他一眼,也转身走了。

陆少群依旧被绑在椅子上,摇头,“不信,我不相信,绝对不可能!”

……

从李恪家出来之后,‘花’语就去找宫曜了。

虽然说这次有点危险,但幸好最后没事儿,‘花’语没去医院探望,就在家里等着宫曜做好吃的了。

李恪也凑热闹,于是,家里闹成一片,而医院也不甘落后。

从跟程海安坦白心迹后,陆一琛直接把病房搬到程海安的房间了。

程海安正在看着杂志,看到陆一琛进来,眉头皱了起来,“这……”

“程小姐,不好意思,现在医院病房紧张,而陆先森说跟您是夫妻,所以就委屈你们将就一下了!”护士淡淡的说,不过看着程海安的目光都是充满羡慕的。

有个这么帅的老公,真是死都值得了。

程海安却不以为然,蹙眉,“夫妻?”

“是啊,陆先生说的!”

程海安,“……”

深呼吸一口气后,她笑着开口,“你们可能误会了,我跟他不是夫妻,他是说着玩的!”

“不是啊,你们都有两个孩子了吗?很可爱啊!”

程海安,“……”

“我们医院大部分人都见过了,都很羡慕你们呢!”

程海安,“……”

所以说,她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是么?

看着程海安不说话,那位护士小姐开口,“程小姐,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吵架……?”

“夫妻之间吵架很正常,不过程小姐,看的出,你先生很爱你!”护士羡慕的说。

程海安还能说什么,现在只能用微笑示人了。

难道她要说出自己未婚先孕的事实吗,一来是没必要,二来,程海安也不太想跟别人说这么多的事情。

最后笑了笑,也没多说,护士刚把‘床’固定好,陆一琛就走进来了。

“陆先森,已经‘弄’好了!”

陆一琛心情不错,立即展开一个邪魅的笑脸,“麻烦你了!”

护士小姐一阵脸红心跳,眼神都不敢直视他,“不麻烦,既然这样,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出去了!”说完,连忙走了出去。

程海安见状,无奈摇头,再次拿起杂志看着,暗自吐槽,妖孽横生。

陆一琛走了进去,直接坐在她的‘床’边,看样子,心情好的不得了,“是不是看到我搬过来,很‘激’动?

程海安慵懒的掀了一下眼睑,“你干嘛跟别人说我们是夫妻啊?”

“难道告诉别人,你是我‘女’朋友,你别忘了,我们儿子都有了!”陆一琛说。

“那你也不该……”

“现在医院病房紧张,难道你要让我跟别的‘女’人一个房间吗?”

程海安,“……”

“我只有这个办法了!”

看着他的样子,明知道他有故意的成分,可还是愿意去相信他。

最后深呼吸一口气,“行了,你还受着伤,回‘床’上躺着去吧!”

陆一琛挑眉,“好!”于是,掀开程海安‘床’上的辈子就要钻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