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7:49

最新章节: 时界找到陆一琛。.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时界说。陆一琛脸‘色’沉浸,“那你怎么看?”“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时界想了下,开口,“我找你,是有个

第170章:以身相许好了

宫爱琳膛目结舌。

一来是震惊,二来,是无话可说。

沉浸了几秒后,宫爱琳并没有被她的话所说动,不过却渐渐冷静了下来,“是,他是恨我,可他注定要被我压着,而我这一辈子,也会恨他,也会用尽所能,去折磨他!”

程海安看着面前的‘女’人,怎么说呢,很可悲。

一个思想走火入魔的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只看的到自己的悲伤,却看不到别人比她更悲惨。

这样的‘女’人,也是可悲的。

程海安也不再劝说她,笑笑,“既然你这么认为,我也无话可说,但我必须告诉你一句,我绝对不是你以为的那些‘女’人,你也别想用对付那些‘女’人的手段来对付我,不可能的!”

宫爱琳的脸‘色’略变,“看来,你知道的还不少!”

“我所知道的,都是陆一琛告诉我的,其实他什么都知道,每个人都有底线,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触及到他的底线,那么他会做出什么让你后悔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

这句话,是警告,也是威胁。

如果宫爱琳为了陆一琛而对付她的话,那么势必也会对付宫曜跟宫悦,这才是她最担心的事情,所以,程海安说下这些话,也是为了让宫爱琳有所顾忌下。

果然,她说完这话后,宫爱琳的脸‘色’就变了。

目光空‘洞’的看着某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程海安打量着她,可不管她在想什么,都希望自己的话能起一点的作用,至少,不要去找宫悦跟宫曜……

过了几秒钟,宫爱琳回神,看着程海安,“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程海安眉头轻蹙,“什么意思?”

“为了你,陆一琛绑架了少群,这件事情,你是不是知道?”

程海安心底震撼了一下,看着宫爱琳,并不怀疑她话里的真假,从她一开始莫名其妙的大怒,到现在的喜怒无常,都是有原因的。

而原因,就是这个。

只是,程海安也没想到,陆一琛竟然会这么做……

不过,看着宫爱琳的样子,她之所以有所顾忌,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吧。

陆一琛都抓了陆少群来要挟,还能做出什么事情,就不知道了。

虽然有些担心陆一琛会做出过火的事情,但更多的是感动,能有个人爱你到这份上,也是值了。

尽管心无法平静,可程海安的表情却很笃定,“你把我绑在这里,与世隔绝,你觉得我怎么会知道?”

看程海安那坚定的样子,宫爱琳抿着‘唇’,起身,“如果陆一琛以为这样就可以见到你,那么他就错了!”

程海安蹙眉,“什么意思?”

宫爱琳什么都没有再说,转身走了出去。

看着她的背影,程海安眉头愈发蹙的深了,她这话什么意思?

难道她要放弃陆少群……?

……

晚上,陆一琛被叫回陆家。

他刚走进去,陆殷正啪的一声,一个耳光打在了陆一琛的脸上,连一句话都没有说。

陆一琛站在原地,看着陆殷正,在看了一眼一边的宫爱琳,便已经知道为了什么事情。

果然,陆殷正狠狠的开口,“你长志气了,竟然绑架自己的弟弟!”

弟弟……

呵呵,这两个字,真够讽刺的。

陆少群什么时候把他当哥哥了。

被打了一巴掌,陆一琛没什么表情,反正也不是一次了,他擦了一下‘唇’角,“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装蒜,你以为我绑架了那个‘女’人,所以你就绑架少群来要挟我是不是?”

要挟?

他从来都没有要挟过他。

目光看着宫爱琳,她目光充满恨意的看着自己,这时,陆一琛这才明白了什么。

是她给陆殷正发送的消息,以他的名义。

“不管你怎么想,我没有做,就是没有!”陆一琛说。

人是‘花’语绑架的,不是他,所以他这么说,也没错。

“你还装蒜,要不要我调出公司的摄像头,看看那是不是你的车?”陆殷正气呼呼的大喊,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混’账事情来。

听到他的话后,陆一琛更是不慌不忙的开口,“在自己的公司,爸,难道我不知道地下场有摄像头吗,如果我要绑架他,会蠢到用自己的车的,还让摄像头拍到吗?”陆一琛反问。

“可”

“刚好我前几天丢了一辆车!”

陆殷正,“……”

他的话,不无道理。

的确如此,不管智商还是什么,陆一琛都没有蠢到这种地步。

可‘花’语也就是看到这点才会这么做的。

“那你怎么会跟我发那样的短信?”

“如果真是我发的,您现在问我,我就不会否认了!”陆一琛十分淡定的说。

陆一琛的话,句句在理,让人无言以对。

看着陆殷正不说话,陆一琛的视线看着身后的宫爱琳,此时此刻,她怕是愤怒的要爆炸了吧。

“你胡说,这都是你的推脱,你一开始就这么想好了吧!”宫爱琳看着他指责。

“既然你这么认为,为什么不报警?这不是你除掉我,最好的机会吗?”

“你”

“怎么说话呢!”陆殷正看着陆一琛大喊。

陆一琛抿‘唇’,随后开口,“爸,抱歉,之前怀疑您抓走了程海安,我向您道歉!”

看着他忽然改变的态度,陆殷正蹙起眉头,“什么意思?”

“这件事情是我误会您了!”

“你查到是谁了?”

陆一琛微微一笑,没有多说,可那样神秘的笑,更加让人狐疑。

“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说完,陆一琛冲他点点头,转身就走。

正在这时,陆一琛的手机想了起来,他停下脚步,拿起手机接了,“喂!”

“我知道了,如果他不安分的话,你也不用客气!”

“嗯!”

挂断电话,陆一琛就要走。

宫爱琳抓狂了,直接朝陆一琛扑了上去,“我告诉你,如果少群出点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的,陆一琛,我会杀了你的!”

看着她发疯的样子,陆一琛一只手便将她挡住,“彼此彼此!”

“你”

宫爱琳刚要打陆一琛,陆殷正见状,上去拦住了她,“你干什么?”

“陆殷正,你没听到他说什么吗,少群在他的手里,他一定不会放过少群的,少群可是你的儿子,难道你都不管吗?”宫爱琳气的大喊,此时此刻,优雅全无。

听到她的话后,陆殷正的视线看向陆一琛,陆一琛却开口解释,“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会当着你们的面说这些话吗?”

“你”

“爸,我先走了!”

说完,不等他们在说什么,陆一琛直接走了。

看着陆一琛的背影,宫爱琳充满了恨意。

陆殷正也不是傻子,不是看不出什么,目光看着宫爱琳,“你是不是做出什么事情惹到他了?”

他的一句话,让宫爱琳一震,随后摇头,“没什么!”说完之后,直接上楼去了。

陆一琛刚走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起来,看着是宫爱琳的号,他嘴角抿起一抹弧度。

接了电话后,他放在耳边,并没有开口,只听到对方传来一句,“我同意‘交’换……”

“时间,地点!”

“明天我会通知你!”

“好!”

挂了电话后,陆一琛紧绷的脸‘色’才得到稍稍的缓解。

陆一琛回去,宫曜就在客厅等着,“爹地,怎么样了?”

“她同意‘交’换!”

“真的?”

陆一琛点头。

“看来,‘花’语的办法,还是最直接的!”宫曜忍不住说。

‘花’语坐在沙发上,喝着红酒,姿态万千,“那是必须的!”

“‘花’语,谢谢你啊!”宫曜看着她说。

听到这话,‘花’语撇了他一眼,“能不这么矫情吗?”

“人家是真心实意的!”

“那不然以身相许好了!”

宫曜,“……”他立即护‘胸’,“人家还小!”

“我可以等你!”

“可我没那么重口味!”宫曜笑着说。

听着这话,‘花’语的脸‘色’渐渐黑了下来,“什么意思,你是在嫌弃我老么?”

“我长大的时候,你的确就老了啊!”

他的话刚说完,‘花’语的手就揪上他的耳朵,“你说什么!?”

“啊啊痛痛痛……”

“把你刚才的话重复一遍!”

“你最美,最漂亮,永远不会老,是我的‘女’神,永远的‘女’神!”宫曜嘴甜的说。

宫悦在一边看着,咯咯的笑着。

听到这话,‘花’语这才满意的勾了下‘唇’角,“算你识相!”这才松开了手。

宫曜握着被揪痛的耳朵,“真是太暴力了,小心自己嫁不出去!”

“那我就不嫁,等着你啊!”

“我才不要呢……”宫曜小声嘀咕。

‘花’语眉头一皱,“你说什么?”

“没有没有,我说好啊,你这么漂亮,是我的荣幸!”宫曜笑的狗‘腿’。

“这还差不多!”

“您还喝不喝?我再给您倒呗?”

“嗯,满上!”

“好嘞!”

……

看着他们玩的热闹,陆一琛没有说什么,上了楼。

他还是有些担心,依照宫爱琳的脾气,应该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他们。

所以,他必须有个万全的准备……

一想到明天,陆一琛是又期待,又担心,程海安,你一定不要出任何事情。

第二更,最近是不是很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