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7:49

最新章节: 时界找到陆一琛。.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时界说。陆一琛脸‘色’沉浸,“那你怎么看?”“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时界想了下,开口,“我找你,是有个

第168章:绑着你玩而已

这时,宫曜走过去,坐在她身边,“老实说,你该不会出去做什么事情了吧?”

‘花’语坐在沙发上,长发一撩,“好像是做了点什么事情!”

“你做了什么?”

“当然是去救你妈咪!”

“你找到了?”

“没有,不过快了!”

“什么意思?”

‘花’语把杯子递给他,“再倒一杯!”

宫曜接住,刚要倒水,‘花’语在身后开口,“你放心,他们很快就会放了你妈咪的!”

宫曜还在想着她话里的意思,‘花’语这人看来美的本‘性’,可做事儿却不按常理出牌,放‘荡’不羁,就像是风一样,根本抓不住。

正在这时,陆一琛的电话响了起来,看着号码,他眉头皱了下,接了。

“喂!”

“陆一琛,你想怎么样?”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

“我告诉你,少群要是出点什么事情,我不会放过你!”

“他是死是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难道不是你吧他绑走的吗,陆一琛,说到底他跟你身上流着相同的血液,你这么做,就不怕报应吗?”电话那边,宫爱琳气的大喊。

听到这话,陆一琛眉头清楚,抬眸,目光看向一边的‘花’语,‘花’语却扭过头,朝他挑挑眉,十分可爱的样子。

“如果说遭报应的话,也应该是你,我不怕!”

“你”

“想救你儿子,那就拿人来‘交’换!”说着,陆一琛直接挂断了电话。

目光直直的看着‘花’语,她坐在沙发上,纤长的双‘腿’搭在茶几上,霸气侧漏。

陆一琛走过去,“是你绑架了陆少群?”

陆一琛的话刚一说完,宫曜手里的东西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花’语不以为然,“这么快就打来电话,很显然,怕了啊!”

宫曜回头看着‘花’语,“你,你真去绑架了陆少群?”

‘花’语无辜点头,“是啊,怎么了!?”

宫曜,“……”

他从现在才开始真的佩服‘花’语了,简直说一不二。

“你怎么做到的?”

“就是在停车场直接打晕带走了!”

宫曜,“……那宫爱琳怎么知道是我们做的?”

“哦,我我看着外面停了一辆车,就开着去的,他们可能看到车牌号了吧!”

宫曜,“……你这不等于明白的告诉别人,是我们做的吗?”

“不告诉他们,他们怎么知道!?”

“万一她报警怎么办?”宫曜问。

“不会!”这时,陆一琛在一边冷静的开口,一张‘精’致如雕刻的脸,比以往更沉重。

“自己做了亏心事的人,又怎么会去报警!”

‘花’语挑眉,得瑟不已,“没错!”

宫曜蹙眉,也是。

不过看着‘花’语,“你把他绑到哪里去了?”

“李恪家啊,怎么了?”

宫曜,“……”

这事儿,绝对像是‘花’语做出来的。

“李恪不得抓狂啊!”

“抓狂就揍一顿呗,像那种败家子,打几顿是为他好!”‘花’语轻松的说。

宫曜只想给他伸个大拇指,点个赞。

以为‘花’语只是说说而已,可是没想到她真的雷厉风行的去做了,这速度,这气势,宫曜真的自愧不如。

“看来,这招对宫爱琳说,很管用!”陆一琛说。

“那当然了,这个时候她要是对你‘女’人怎么样的话,就会想着你们是不是也在这么对付她儿子,她就不敢‘乱’来了!”‘花’语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是不是可以以这个作为‘交’换条件,让她放了妈咪!”

“看她这么紧张的样子,应该没有问题!”

宫曜嘴角勾起,“只是,她应该不甘心就这样!”

“她现在就算不甘心,也不会轻举妄动你,最起码,暂时不会!”‘花’语笃定的说。

不亏是老江湖,对这一切看的透透的。

宫曜微笑,那就最好了,一想到很快就见到妈咪,宫曜就放心多了,看着‘花’语,“不如,我们现在去看看他?”

“谁?”

“她儿子!”

“那个败家子有什么好看的!”

“可我现在就想看看嘛!”

“我也想看!”宫悦说。

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兴奋地样子,‘花’语还能说什么,“你好吧,走吧!”

看着起身就要走,这时,宫悦看着陆一琛,“爹地,你不去吗?”

“我就不去了,你们去吧!”

“可是……”

“既然这样,那就让爹地在家里休息吧!”宫曜说。

见他都这么说了,宫悦也没再多说,点头,他们三个人出发了。

上了车,‘花’语开口,“没想到陆一琛也有不忍的一面啊!”

“爹地一直以来都对亲情很渴望,再说了,不管怎么样,爹地跟陆少群都是兄弟!”

‘花’语扭过头看他,“我倒是觉得,你爹地是怕自己忍不住杀了他!”

宫曜,“……”

……

李恪家。

李恪吃着东西,被绑在椅子上的人一直挣扎挣扎,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跟程海安没有什么两样,手脚都被帮着,眼睛被‘蒙’着,你嘴巴也被堵着,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李恪坐在客厅吃着泡面,看着球赛,“进进进!”

“呜呜呜!”

“该死的,安静点!”李恪一本书丢过去,砸在了陆少群的身上,回头继续看着球赛,没进。

李恪不高兴了,“该死,真是蠢到家了!”

“呜呜!”

陆少群还不安分,李恪一着急,放下泡面,朝他走了过去,“你能不能安静点!”

回应他的还是陆少群的“呜呜”声。

“该死,别以为你是陆少群我就不敢揍你!”

“呜呜!”

“唉哟,不信是吧!”李恪挽起袖子,刚要揍他,正在这时,房‘门’被打开,‘花’语跟宫曜还有宫悦走了进来。

“怎么了?”‘花’语问。

李恪烦躁的本‘性’,“这小子太不安分了!”

宫曜跟宫悦看着陆少群被绑成那副德行,这还怎么不安分啊?

不过这也是宫曜跟宫悦第一次见到陆少群,之前只是听说过他有多么的草包,没有见过,今天见到,虽然是‘蒙’着眼睛,捂着嘴巴,但是也能看的出,陆少群长的还不错。

陆家的基因,还是‘挺’优秀的。

这货虽然草包了点,外表还是可以的。

“她就是陆少群啊!”宫曜打量着面前的人。

陆少群只是听到有人进来,可并不知道是谁,现在听到一个小孩的声音,更加‘激’动了,不断的挣扎,想要说话,但最后发出的都是呜呜的声音。

李恪一拍他的肩膀,“你给我安分点,小心我揍你!”

“他好像有话要说!”宫曜开口。

宫曜望着他,“把他嘴上的‘交’代撕开!”

陆少群蹙眉,一个小‘女’孩的声音,现在又有一个小男孩的声音,难道是……?

“真的要撕开?”李恪问。

“放开吧,我倒是想听听,他说什么!”宫曜说。

李恪点头,撕开了陆少群嘴上的‘交’代,不过,一点都没手下留情,陆少群疼的嗷嗷直叫。

‘花’语则是坐在一边,接着李恪的面继续吃,无视这边。

胶带被撕掉,陆少群开始大喊,“你们到底是谁?”

“你大爷!”李恪接话。

宫曜一个眼神扫了过去,如果是陆少群大爷,岂不就是宫曜的二大爷?

似乎接收到宫曜的讯号,李恪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那个,别人大爷!”

宫曜这才收回眼神。

“我告诉你们,最好放了我,不然我爸不会放过你的!”陆少群喊。

“你爸现在还不知道你被绑了呢,别指望你爸了!”

“你们到底是谁?”

“告诉你,你就得死了!”

陆少群,“……”

见他不说话了,宫悦笑了笑,“贪生怕死!”

听着面前的声音,陆少群蹙眉,“那你们想怎么样?”

“没事儿啊,就是想绑着你玩玩!”

陆少群,“……”

这话,真的要无语死个人。

“这是犯法的你们知道吗,我告诉你们,最好快点放了我,不然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现在落在我们手里还这么嚣张,放了你,指不定怎么样呢!”

“我……”

“陆少群,你跟陆一琛是兄弟,差别怎么就这么打呢?李恪特别好奇的问。

都是一个人的种,怎么结出的果就不一样呢,再看看宫曜,简直就要逆天了,陆少群怎么说也算是他叔叔了吧,怎么这个德行。

“你看我干什么?”宫曜瞥了瞥李恪问。

“我就是想知道,基因的区别,怎么就这么大呢?”李恪好奇的问。

宫曜嘴角微勾,“没办法,天生的!”

“对啊!”宫悦也附和。

听着他们的话,陆少群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他开口,“你们是陆一琛派来的?你们是陆一琛的孩子?”

“哟,‘挺’聪明的!”宫悦说。

果真是。

陆少群要震惊了。

没想到两个屁大点的孩子,竟然学会绑架了,还这样不紧不慢,不担心的。

“真的是你们?”

“是我们又如何!”

“你们疯了,竟然绑架我!”

“你妈还不是一样绑架了我妈咪,我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对?”

陆少群一怔,“你胡说!”

“胡说?”宫曜挑眉,接着宫悦的话开口,“那不然,你以为我们绑你过来是为了什么?”

“我告诉你,如果我妈咪少一根头发,我就在你身上千倍万倍的讨回来!”

第二更,下面加快节奏了,有红包的孩子别忘记打赏哦,我会努力更新的,补偿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