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0 22:57:49

最新章节: 时界找到陆一琛。.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李静雯已经找过文海心了!”时界说。陆一琛脸‘色’沉浸,“那你怎么看?”“我觉得她出来没那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做的!”陆一琛赞同的点了点头,“如果没猜错的话,她的目标应该是我们!”时界想了下,开口,“我找你,是有个

第166章:别觊觎我的美

“你任务做完了?”宫曜看着她问。,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该死,你要急死我是不是?”‘花’语在那边暴走了,“说,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妈咪被人绑架了,到现在还没找到,而我跟妹妹的处境也很危险!”宫曜乖乖坦白‘交’代。

‘花’语一听,眉头蹙起,“该死,陆一琛呢?他都不管你们吗?”

“爹地现在要找妈咪,我怕他没时间照顾到我们,我担心的是,我们就是那群人的下个目标!”

‘花’语要急死了,一听这话更担心了,“该死,我就知道长的好看的男人靠不住!”

宫曜,“……”

爹地算是躺着也中枪了。

不过宫曜不在意,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让‘花’语过来。

“算了,我知道了没,你别担心,我马上过去!”

“可你任务做完了吗?”

“有什么比你还重要吗?”‘花’语气的都大喊了。

虽然是生气的大喊,但是宫曜却听的心里暖暖的。

“等着,我先挂了!”吼完,‘花’语直接挂断了电话。

宫曜刚要说什么,发现那边已经挂断了,他还没告诉她,他搬家了,不在原来的地方了。

但是想了想,还是等她到了再说吧。

知道‘花’语要来,莫名的,他的心理安慰了许多。

这种安全感,是别人给予不了的。

想到这里,宫曜笑了笑,起身走了出去。

外面,陆一琛拿着电话正在打,宫曜出去后,陆一琛也刚巧挂断电话。

回头看着宫曜,不用说,陆一琛也知道他也有在安排什么事情,只不过现在,他不想说透这个,默认了他的行动。

“爹地,今天很晚了,休息吧!”宫曜开口。

陆一琛收起手机,走了回去,“你妈咪没找到,我怎么睡的着!”

“放心,妈咪暂时应该不会有危险,相信很快就会找到她!”

说起这个,陆一琛坐在沙发上,招招手让宫曜过去。

“怎么了爹地?”

“怪我吗?”

“为什么要怪你?”

“这件事情,多半原因是因为我!”

“如果说,要怪你的话,是不是也怪妈咪生下了我们?”

“我从没后悔有你们,反而,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你们!”陆一琛说,生怕宫曜有所想法。

宫曜笑笑,“那就是了,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好怪的!”

一家人。

陆一琛莫名的心暖,他生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人跟他说过这三个字,可遇见他们,频频让他感觉那二十年都白活了。

陆一琛点头,“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找到你妈咪,这两天你跟妹妹就在家里,不要去学校,那边我已经跟你们请过假了,我不想再让你们出点什么事情!”

宫曜很想问一下,难道陆殷正就这么残忍吗?

可是话到嘴边,他却没问出来,因为答应,应该不会太愉快,不然他们也不会走到这一步。

宫曜点头,“我相信!”

“好了,很晚了,你去休息!”

宫曜想了想,点头,这才回房间去了,其实他也毫无困意,只是这个时候,谁都需要一点空间去消化,尤其是爹地,他的父亲抓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这应该是一件很为难的事情吧。

……

翌日。

宫曜也不知道怎么睡着的,早上被一阵‘门’铃声给按醒了,他不耐烦的起身去开‘门’。

然而在打开‘门’后,在看到‘门’口的人,傻眼了。

‘花’语?

“臭小子,你还在睡,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多久啊!”说着,‘花’语已经扭着腰身走了进去,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嘀嗒的声音。

“老大!”李恪也打了个招呼,走了进去。

宫曜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关上‘门’,回头看着他们,“你,你怎么这么快就到了?”

“这还不是听说你有事儿,我就立即过来了!”‘花’语说,随后笑着开口,“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啊?”

感动是有。

但现在更多的是惊讶,他以为怎么也要一两天,没想到昨天晚上打的电话,现在就到了。

“是感动,但没想到你这么快!”

“还说呢,也不告诉我,你搬家了,害的我找不到,只能找李恪了,我早上五点就到了!!”

宫曜,“……”

“去给我冲杯咖啡,提提神!”‘花’语说,长发一撩,坐在沙发上,风情万种。

宫曜听到后,连连点头,立即去冲咖啡了。

“老大,我也要!”李恪开口。

宫曜头也没回,冲了两杯咖啡,端了过来,放在他们跟前。

‘花’语看见后,慵懒的起身端起,喝了一口,嘴角勾起,“还不错!”

宫曜立即坐在他们面前,“你任务完成了?”

“还没!”

“那你这样擅自跑过来,给黑夜知道了……”

“所以这件事情,只能由你去解释了!”

宫曜,“……好吧!”

这是,李恪看着宫曜,“老大,你让我做的事情,都在做,不过现在看来,还没什么异样!”

听完李恪的话后,宫曜脸‘色’略沉了些,“昨天我爹地刚找过他,他现在正警惕的时候,一定不会那么快‘露’出马脚的!”

“我知道了,我会继续让人监视的!”李恪说。

‘花’语喝着咖啡,一只手撑着脑袋,十分惬意悠哉,“在来的路上,我大概听李恪说了下,意思是,你爷爷绑架了你妈咪?”

爷爷。

这个称呼,宫曜还从没这么想过。

不过,也够讽刺的。

但怎么样,都改变不了那层血液关系,宫曜点了点头。

“都说这豪‘门’生活‘乱’,我现在算是承认了,都是一家人,有什么好绑架的!”‘花’语无奈的摇头说。

宫曜嘴角却掀起一抹讽刺的笑,“在他的眼里,应该只有自己,我们的存在,应该是他们的耻辱才对!”

耻辱?

谁让说她的宫曜是耻辱?

听到这话,‘花’语好看的眉头都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就用最直接简单的办法!”

宫曜看她,“什么办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他不是还有个儿子吗,绑架来,直接兑换,这不就行了!”‘花’语说。

宫曜,“……”

李恪,“……”

一定要这么简单粗暴吗?

宫曜跟李恪四目相对,你看我,我看你,最后李恪一拍桌子,“我同意,这是找到你妈咪最快的办法!”

宫曜,“……”

“对啊,这多简单的事情!”‘花’语纵肩说。

“可现在我们没有证据就是他们抓走的!”

‘花’语挑眉,“还不承认?”

宫曜点头。

“这还不简单,把他儿子抓走,让他们也想到是我们,但是没有证据不就完了!”

‘花’语说的极为简单,本来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可是被‘花’语这么一说,宫曜怎么也觉得可行呢?

“可……”

宫曜刚要说什么的时候,听到开‘门’声音,宫悦从房间走了出来,在看到‘花’语跟李恪的时候,宫悦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花’语?”

‘花’语微微一笑,“是我!”

宫悦直接朝她狂奔而去,直接扑到在她怀里,开始撒娇寻求安慰,“你怎么来了?”

也只有在‘花’语面前的时候,宫悦才正常的像个孩子。

可能,‘花’语的存在,就是宫悦的未来,她的目标,所以才会这样。

“现在你们有事儿,我能不来嘛!”

“你最好了,你在这里,我就安心多了!”说着,宫曜的头靠在她的肩上,寻求安全感。

‘花’语‘摸’‘摸’她的脑袋,也是十分喜爱。

届时,陆一琛似乎也听到楼下的动静,从房间走了出来,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两个人。

‘花’语穿着黑裙子,红‘色’的风衣一双修长的美‘腿’搭在那昂贵的茶几上,身子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只手撑着脑袋,在看到陆一琛从房间走了出来后,冲他招了招手,“陆总,我们又见面了!”

陆一琛扫了她一眼,走下楼,“你们怎么在这里?”

“怎么,不欢迎我们?”‘花’语慵懒的挑眉问,那一神情,一颦一笑都动人万分。

“我只是来打酱油的!”李恪开口。

“是我让‘花’语过来的!”宫曜开口。

‘花’语却嘴角挑眉,那神情放佛在说,看到没,有人邀请我来的。

陆一琛一想,现在程海安找不到,宫曜跟宫悦随时处于危险当中,现在有‘花’语在这边也好,可以保护他们。

这么一想,陆一琛放心了。

“既然这样,那就住着吧!”

‘花’语没听错吧?

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一琛,“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陆一琛烦我呢,因为程海安的事情,她现在一点心情都没有。

“还是你有什么‘阴’谋?”

说着,她忽然想起什么,看着自己,立即用衣服捂住自己,“我告诉你,别觊觎我的美好,我对你不感兴趣!”

陆一琛,“……”

调开视线,看着宫曜,“做饭去!”

宫曜点头,也跟没听到一样,起身去厨房了。

大家该干嘛干嘛,直接无视了‘花’语这个话题,只有宫悦在一边贴心安慰,“如果没有我妈咪,我爹地一定会喜欢你,可是有我妈咪了,你放心,她不会觊觎你的美好……”

‘花’语‘摸’‘摸’她的脑袋,“乖,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看着两个,李恪调转视线,也当看不到。

‘女’人的世界,他不懂。

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