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腹黑双胞胎:抢个总裁做爹地

更新时间:2021-07-27 19:41:02

最新章节: 看着李静雯把自己蜷缩在行李箱后,文海心愣住了。原来这样都可以?“这样你待会儿可以直接到车库,然后把我放到后备箱运出去!”“那万一被他们查到怎么办?”文海心有些担心。“他们还资格搜查你的车,所以,放心吧!”李静雯说。她之前是学法律的,对她说的话,文海心也有一种认同,她点了点头,“好,我知道了!”于是

第132章:宫悦演技逼人

见程海安没反应,宫悦蹙了下眉,继续往她的怀里钻,“妈咪,悦悦害怕!”

哎,程海安还就纳闷了,宫悦又想干什么。。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勉强的睁开眼睛,程海安困的不行,看着她,“宫悦,你到底想干什么?”

“妈咪,悦悦怕!”宫悦打算装到底,故作可怜害怕的样子,那张可爱又酷似程海安的脸,说不出‘逼’真。

程海安蹙眉,“你到底玩什么把戏?”

她可从来没有过这个样子。

对她,真是没辙了。

“妈咪,外面有人来我们家搞破坏,凶神恶煞,悦悦害怕!”宫悦说,那活灵活现的样子,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说起这个,程海安蹙了下眉,“有人?谁啊?”

“悦悦不认识,但是他们好凶,悦悦害怕!”说着,还一个劲儿的往程海安的怀里钻。

看她说的跟真的似得,程海安蹙起眉头,“你说真的?”

宫悦点头。

“那你爹地呢?”

“爹地说去公司了!”

该死。

什么时候不走,偏偏这个时候不在。

程海安凝着脸,这才从‘床’上下来,朝外面走去,“你在这里等着别出来!”

“妈咪你别去,悦悦害怕!”宫悦继续喊。

如果程海安知道这是一场骗局,一定会很想掐死这个‘女’儿的,太特么演的像了!

程海安走了出去,看着四周,并没有人,但是站在楼上,她就可以看到楼外面,的确一片凌‘乱’。

可是并没有宫悦说的,人!

“妈咪……”这时,宫悦从里面扑了出来,一把抱住程海安,故作很害怕的样子。

“妈咪,你别去!”

此时此刻,程海安真的相信宫悦所说的了,因为在她看来宫悦不会好端端的说这个谎,虽然这‘女’儿从小就是睁眼说瞎话,但也不会这么突然。

“别怕,我去外面看看,你去房间里等我!”

宫悦摇头,“不,我要跟妈咪在一起!”

看着她,程海安无奈的摇摇头,却又不得不带着她下去。

从二楼到一楼,程海安都是非常戒备的看着四周,宫悦虽然一直抱着程海安,但是也很入戏,看着四周,搞的跟真事儿似得。

站在一口,其实就已经可以通过落地窗看着外面了,还是没有人,只有凌‘乱’的东西。

程海安鼓气胆子朝外面走去,“妈咪……”

“没事儿!”

程海安拍了拍她,这才慢慢的朝外面走去了。

“知不知道都是什么人?”程海安问。

“不知道,但是他们都穿着黑‘色’衣服,长的很丑!”宫悦评价。

程海安,“……”

这是她‘女’儿一向对人的评价。

走到‘门’口程海安小心翼翼的打开‘门’,外面还是空无一人。

眉头蹙了起来,“难道已经走了?”

这段时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所以宫悦说起来,程海安并不怀疑真实‘性’,反而在想,会是什么人。

既然能找到这里,也就证明是知道陆一琛买的房子,可是还敢来闹事儿,难道是冲着陆一琛来的?

程海安想不通。

正在这时,外面想起引擎发动的声音,一辆车子停在外面,陆一琛从车上下来,一眼就看到站在外面的两个人。

看着凌‘乱’的四周,他眉头皱起,“程海安,宫曜!”他喊了一声。

程海安正在查看四周的情况,听到喊声,回头,在看到陆一琛的时候,却莫名的有一种放松的感觉。

“爹地!”在看到陆一琛后,宫悦直接松开她朝陆一琛飞奔而去了。

陆一琛将她一把抱起,担心的看着她,“怎么样,没事儿吧?”

宫悦摇头,“没事儿,就是有点害怕!”

陆一琛‘摸’了‘摸’她的头,“没事儿!”然后抱着她朝程海安走了过去,“怎么样,没事儿吧?”

程海安摇头,“没事儿!”

不过看着四周,“就是可惜了!”

“这些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们没事儿!”陆一琛神‘色’凝重的说。

这句话说的还像人话,程海安听的心里十分舒服。

“对了,到底是什么人?”陆一琛问。

程海安摇头,“我不知道!”

“宫曜给我打电话,说有个男的来找你,你不认识吗?”陆一琛问。

男人?

程海安蹙眉。

随后摇头,“我不知道啊,宫悦说,外面有一堆男人,凶神恶煞的,我就出来了,出来之后外面已经没有人了!”

……

情况不对。

这时,两个人的视线看着宫悦,听着他们的话,宫悦也是一阵紧张,心想,跟哥哥没对好台词。

“是有个男人一直站在外面,却一直不说话,后来那个人走了之后,就有好几个人走了过来,一直拍‘门’,最后把院子里‘弄’的‘乱’七八糟!”宫悦说,这话说完后,她都在心里佩服自己了,真能瞎掰。

这话简直说的天衣无缝。

听着宫悦的话,陆一琛跟程海安相互看着彼此,都在想,那人是谁。

“宫曜呢?”这时,程海安忽然问。

“哦,哥哥在外面,还没有回来!”

“他什么时候出去了?”

“吃过午饭就出去了!”

“他怎么知道有人来找你妈咪?”陆一琛问,总觉得那里不对劲,但是又说不上来。

“是我先给哥哥打电话的!”

陆一琛,“……”

“先进去吧!”陆一琛说。

程海安点头,这才走了进去,陆一琛抱着宫悦,趁他们没注意,宫悦还是偷偷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发现什么。

客厅里。

程海安凝着脸,在想什么,陆一琛坐在一边也在想。

“我们刚搬来这里,应该还没有人知道我搬来这里!”程海安想着,缓缓开口分析。

“你的意思是,是来找我的?”陆一琛问。

程海安没有开口,但没有否认。

陆一琛想着,叹口气,这不无可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查清楚的,不过你们放心,这里都是用的防弹防震的玻璃,就连墙都是加固的,只要你们不出去,应该没事儿!”

怎么越说,越有一种恐怖的感觉。

陆一琛的脸‘色’才叫难看。

游走在这边缘的人,时时刻刻都会有被报复的可能,可是他截然一人的时候,并不放在眼里,或者早就做好了随时牺牲的准备,可是自从知道了他们的存在,陆一琛便开始贪恋,害怕。

他不想离开他们,想跟他们在一起。

可是也害怕因为自己,伤害到他们。

这种矛盾结合体,他又不得时时刻刻防备,如果他们真因此出点什么事情,陆一琛怕是会后悔一辈子。

果然,人有了软肋,就会变得害怕。

以前的他,从不担心什么,可现在的他,却时刻在担心。

看着陆一琛如此担心,宫悦心生一点愧疚,“爹地,没事儿的!”宫悦说。

看着宫悦,陆一琛心里多少有些安慰,嘴角牵强的勾起一抹笑,“爹地没事儿!”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悦悦都不会离开爹地!”宫悦说,然后伸出手抱住了陆一琛。

陆一琛心底满足。

看着陆一琛,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程海安也开口,“如果真是针对你来的,应该不会只是闹闹这么简单!”程海安继续分析。

说起这个,也点醒了陆一琛。

程海安说的不无道理。

他们刚搬来这里还没有一天,应该不至于这么快被查到,所以……

“没事儿,不管怎么样,最重要的是你们没事儿!”陆一琛说。

程海安点头。

这时,陆一琛看着宫悦,却忽然看到她的衣服破了,眉头蹙了下,“宝贝,你的衣服破了!”

宫悦垂眸,也看到了,什么时候坏的她还真没注意到。

“去房间换个衣服!”陆一琛说。

宫悦点点头,“好,那我先上楼去了”!

“嗯!”陆一琛点点头,宫悦这才从陆一琛的身上下来,慢慢的朝楼上走去了。

宫悦走了,客厅里只剩下程海安跟陆一琛两个人,陆一琛却拿起手机,“我出去打个电话!”

程海安点头,陆一琛拿着手机走了出去,可是到外面,他并没有打电话,而是在四周寻找着什么。

果然,在草地上,陆一琛找到一个发卡。

如果他没认错的话,应该是宫悦的。

可是为什么她的发卡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这些凌‘乱’东西的一边……陆一琛嘴角勾起,应该很快就会有答案了。

……

宫悦回到房间就通知了宫曜,也不敢多说,只是把情况大致说了一边便挂断电话了。

看着破损的衣服,宫悦想了想,爹地应该不会怀疑到她的身上吧?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

宫曜那边。

成功的阻止了陆一琛,果然这件事情就没有谈成,李恪走进去没多久就走了出来。

这让宫曜更加不得不怀疑,陆一琛就是幕后指使人了。

不过如果真是的话,这件事情就难办多了。

哎。

他要怎么跟爹地说啊。

说是不确定,但宫曜想,已经百分之八十就是陆一琛了。

看着宫曜不说话,李恪扭过头看着他,“怎么了,老大?”

宫曜摇头,“没什么,对了,他们怎么说?”

“说他们老大不在,今天谈不了,说明天!”

宫曜点点头。

“可是老大,我们拖不起啊,货总不能一直在上面飘着吧!”李恪说。

“我知道,你给我一点时间,让我想想!”宫曜说,他更烦躁呢,如果真是陆一琛的话,这件事情就棘手多了。

但现在只是怀疑,不能确定,他一定要想个办法查清楚,到底是不是爹地。

李恪点了点头。